啊,硬盘里某文件夹密码忘了,文件夹里某压缩文件密码忘了......当场设什么密码啊摔!

搞同人这么多年,最mindfuck的时刻之一是,得知写了很好看ym同人文的大大是小粉红

周围应该是大面积阳了,除了认识的人很多都阳了外,今天一看各个app的生鲜配送都停掉了。

看到这条吐槽笑死。为什么呢,因为有奇酷比就会变得色情

朋友发来结婚H5邀请贴,看完三秒后忘了她老公叫什么名字,只记得姓刘。使劲想,第一反应,刘在石,第二反应,刘看山。感觉自己的记性没救惹

疑问:动物里是不是只有人类一年四季都发情?不靠下半身的交流,男的484没办法和人维系情感?

(接上文)

当时的《南方都市报》在南方系灵魂人物、总编程益中的带领下,突破新闻禁令,勇敢地报道了孙志刚遇害案,在刚兴起的互联网上激起了民愤。

许多人通过互联网讲述了自己的恐怖经历。

「报纸和互联网上充斥着关于收容站的可怕故事,男人和女人们被无端地抓起来,不仅遭到勒索,还要受到残忍的伤害。有一个中学生在南宁街头迷路,随后被送去收容站,四天后他回到家时遍体鳞伤、身无分文、语无伦次。两个13岁的女孩子被送去江苏省的一家收容站后,被老鸨“购买”,后在北京被迫卖淫。一个年轻女性向警察出示了她的暂住证,但对方随手将证件撕碎,将她拘禁;在收容站的人体仓库里,她被一群饥渴的男人强暴。」——《报人程益中》

媒体的调查显示,孙志刚所遇害的那家收容所,开办还不到1年,居然有100多人非正常死亡。

在越来越多的民愤之下,刚刚上台的胡温政府最终下定决心施行改革。收容遣送制度这套荒唐的系统才被废除。(这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次由个案倒逼法律改革的例子)

中国人能够随意行走在中国街头的历史,迄今还不到20年。

(2/2)

顯示討論串

前几天突然想起好像最近些年都没有人膜蛤,今天江泽民就拜拜了。。。。。。

微信群里看到有姐妹分享的,草莓县上也分享给大家一下
如果大家被查手机,以下法律可能是你需要知道的:

1. 《宪法》第四十条:“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护。除因国家安全或者追查刑事犯罪的需要,由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对通信进行检查外,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侵犯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

2.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七条:“公安机关对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有关的场所、物品、人身可以进行检查。检查时,人民警察不得少于二人,并应当出示工作证件和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开具的检查证明文件。对确有必要立即进行检查的,人民警察经出示工作证件,可以当场检查,但检查公民住所应当出示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开具的检查证明文件。”

3. 《公安机关执法细则》第一章第1-03条:“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办案,严禁下列行为:……(3)非法剥夺、限制他人人身自由,非法搜查他人的身体、物品、住所或者场所……”

换句话说:随意搜查公民手机的行为是违法行为,如果真的遇到了,先问:
1. 你是否是警察?是的话请出示证件。
2. 你的检查依据是什么?
3. 根据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七条,检查我的手机,你们需要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开具的检查证明文件,请问你是否持有该文件?
4. 你是否知道你此刻的行为正在违反《公安机关执法细则》第一章第1-03条?

中国抗议事件外媒报道汇总(欢迎友友补充):

端传媒:【不斷更新】上海抗議民眾要求「放人」,清華學生呼「表達自由、民主法治」
theinitium.com/article/2022112

纽约时报:Protests Erupt in Shanghai and Other Chinese Cities Over Covid Controls
nytimes.com/2022/11/26/world/a

BBC:Covid protests widen in China after Urumqi fire
bbc.com/news/world-asia-637711

CNN: Protests erupt across China in unprecedented challenge to Xi Jinping’s zero-Covid policy
edition.cnn.com/2022/11/26/chi

路透社:Shanghai hit by COVID protests as anger spreads across China
reuters.com/world/china/shangh

就是说,看到各种地狱笑话还能笑出来,不知道该说是幽默尚存,还是麻不不仁,已经丧失了部分人性。

几个月前的最后一条微博停留在一个美好的愿望

以下摘自杨继绳先生的《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

只准讲“疫情”,不能说饥饿
人口大量死亡,全国各地统一口径称“疫病流行”,不能说饥饿所致。1959年5月23日的中共中央宣传部编写的《宣教动态》以“为什么肿病继续上升”为题报道,“据卫生部报告,入春以来,肿病又有上升趋势,涉及面也较广。从今年一月到目前,在山东、河南、江苏等11省、自治区共发生肿病105.5万人,死亡6700多人。其中以山东省最为严重,1月至4月14日,发生肿病病人77.9万人,死亡618人,仅4月1日至11日,就发生肿病病人17.3万人。其次是河南省,从1月到4月20日,发生肿病15.3万人,死亡2000多人。”这里没有提四川和安徽,因为这两个省当时盖子捂得很严,外界不知道。
这篇报道分析肿病发生的原因,第一,因口粮紧张,群众以为吃盐可以增加力气,每天吃盐1两以上(正常日需3钱),因吃盐过多,引起代谢障碍发生浮肿;第二,食品单调,长期间未能调节,脂肪、蛋白质严重缺乏或不平衡;第三,去年发过肿病未能根治,今年复发;第四,原患有慢性病、贫血、身体虚弱、年龄大,肠胃不好。
1960年春天,正当成千上万的农民死于饥饿的时候,3月16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了《中央关于卫生工作的指示》,这个《指示》中说:
卫生工作,这两年因为忙于生产大跃进,有些放松了。现在应该立即抓紧布置,抓紧总结经验,抓紧检查、竞赛、评比......中央提醒同志们,要重视这个问题,要把过去两年放松了的爱国卫生运动重新发动起来,并且一定要于1960、1961、1962这三年做出显著成绩,首先抓紧今年的卫生运动。

顯示較舊嘟文
Anti Social Science

服務器在海外,預計接納四位數用戶。
注冊后需等待人工審核。

無特定主題,大家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