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嘟文

产出约等于个人排泄物

瞟一眼就够,别总回头看自己拉了什么鬼。

微信群里看到有姐妹分享的,草莓县上也分享给大家一下
如果大家被查手机,以下法律可能是你需要知道的:

1. 《宪法》第四十条:“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护。除因国家安全或者追查刑事犯罪的需要,由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对通信进行检查外,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侵犯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

2.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七条:“公安机关对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有关的场所、物品、人身可以进行检查。检查时,人民警察不得少于二人,并应当出示工作证件和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开具的检查证明文件。对确有必要立即进行检查的,人民警察经出示工作证件,可以当场检查,但检查公民住所应当出示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开具的检查证明文件。”

3. 《公安机关执法细则》第一章第1-03条:“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办案,严禁下列行为:……(3)非法剥夺、限制他人人身自由,非法搜查他人的身体、物品、住所或者场所……”

换句话说:随意搜查公民手机的行为是违法行为,如果真的遇到了,先问:
1. 你是否是警察?是的话请出示证件。
2. 你的检查依据是什么?
3. 根据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七条,检查我的手机,你们需要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开具的检查证明文件,请问你是否持有该文件?
4. 你是否知道你此刻的行为正在违反《公安机关执法细则》第一章第1-03条?

中国抗议事件外媒报道汇总(欢迎友友补充):

端传媒:【不斷更新】上海抗議民眾要求「放人」,清華學生呼「表達自由、民主法治」
theinitium.com/article/2022112

纽约时报:Protests Erupt in Shanghai and Other Chinese Cities Over Covid Controls
nytimes.com/2022/11/26/world/a

BBC:Covid protests widen in China after Urumqi fire
bbc.com/news/world-asia-637711

CNN: Protests erupt across China in unprecedented challenge to Xi Jinping’s zero-Covid policy
edition.cnn.com/2022/11/26/chi

路透社:Shanghai hit by COVID protests as anger spreads across China
reuters.com/world/china/shangh

就是说,看到各种地狱笑话还能笑出来,不知道该说是幽默尚存,还是麻不不仁,已经丧失了部分人性。

几个月前的最后一条微博停留在一个美好的愿望

以下摘自杨继绳先生的《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

只准讲“疫情”,不能说饥饿
人口大量死亡,全国各地统一口径称“疫病流行”,不能说饥饿所致。1959年5月23日的中共中央宣传部编写的《宣教动态》以“为什么肿病继续上升”为题报道,“据卫生部报告,入春以来,肿病又有上升趋势,涉及面也较广。从今年一月到目前,在山东、河南、江苏等11省、自治区共发生肿病105.5万人,死亡6700多人。其中以山东省最为严重,1月至4月14日,发生肿病病人77.9万人,死亡618人,仅4月1日至11日,就发生肿病病人17.3万人。其次是河南省,从1月到4月20日,发生肿病15.3万人,死亡2000多人。”这里没有提四川和安徽,因为这两个省当时盖子捂得很严,外界不知道。
这篇报道分析肿病发生的原因,第一,因口粮紧张,群众以为吃盐可以增加力气,每天吃盐1两以上(正常日需3钱),因吃盐过多,引起代谢障碍发生浮肿;第二,食品单调,长期间未能调节,脂肪、蛋白质严重缺乏或不平衡;第三,去年发过肿病未能根治,今年复发;第四,原患有慢性病、贫血、身体虚弱、年龄大,肠胃不好。
1960年春天,正当成千上万的农民死于饥饿的时候,3月16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了《中央关于卫生工作的指示》,这个《指示》中说:
卫生工作,这两年因为忙于生产大跃进,有些放松了。现在应该立即抓紧布置,抓紧总结经验,抓紧检查、竞赛、评比......中央提醒同志们,要重视这个问题,要把过去两年放松了的爱国卫生运动重新发动起来,并且一定要于1960、1961、1962这三年做出显著成绩,首先抓紧今年的卫生运动。

转自推特:
甘肃三岁穆斯林男孩因心脏呼吸不畅,家人联系社区没人搭理,联系紧急救援没人搭理,社区疫情防控关卡不让外出,在浪费了三个小时的宝贵时间后,孩子去世。
随后,孩子家属被上级约谈,要求统一煤气中毒死亡而非延误治疗的说法,家属不同意,然后就被告知不同意那小孩就无法下葬....谈崩后家属崩溃被殴打... 三四辆大巴车的武警,不到十五分钟就赶到了现场提着防爆牌对现场进行“调查” 这导致很多人的不满,大家都站出来高呼:“我们要事实,我们要自由”,而军队抓捕并殴打了一些人,并停止了交通,在马路上军训,试图威慑示威的人们

听一个清华的朋友刚讲的故事——有个妹妹在他们社团微信群里问苹果吃脆的还是沙的,有个人说了翠,然后今天这个说翠的姐就被喝茶了,连带着所有复读了翠这个字的学生都拉清单,这个姐毕业了直接进橘子,其他在校的同时报给辅导员。这个姐被拉去问话,翻看聊天记录,围绕这个苹果的事情问了一个多小时,比如问了为什么要用这个字,你从哪里看到这个字这么用的等等,最后做了笔录,写了保证书,保证书承认对领导人不敬,并坚决维护,然后记录父母单位,刚被放了出来。#中国笑话

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对面发来一个问题:你知道我在什么情况下会支持武统台湾吗?我回个了问号。
彰显国力,发表威严。
出乎但又没有完全超乎意料的回答,我盯着这几个字半天,本想问发表威严是个什么用词手法,还是说作为第二大经济实体不需要彰显国力了吧?
对面讲练兵、测试武器稳定性也是必要的。
我看得有一点窒息。
小盆友后面还问我知道为什么会有战争吗?因为思想不同。美苏冷战就是因为这个,资本**和共产**

顯示討論串

《我真没想到年轻一代不知道党国建起的墙,我们不能连的外网是因为被制裁》

在某游戏和某一初三小盆友聊天,因为他之前说过很喜欢战争片,就和他说最近看了《黑鹰坠落》,他回答那是一部好片子。然后我就问他是否支持武统台湾,他说不支持,因为弊大于利,而且李白的真迹在台湾。
又问是否知道墙的存在,我国上不了一些国外的网站。他回答,那些是机密网站吧,要么就是不健康的。我说就是普通的设计网站,一些图库网站也上不去。他说那很简单啊,就是制裁!看到这里我已经震惊了。我问他知道是谁建造了墙吗?他说他才初三不知道很正常啊,又继续解释说因为像谷歌这些网站制裁,所以我们会上不去一些网站。我说不止美丽国大英霓虹,全世界很多国家的很多网站都上不去。他答道就是那些都制裁了我们,而我们能上去一些国外的网站也很简单——因为钱。
到这里我本来想好好跟他解释一番,就问你知道全世界只有两个*****上不了*****吗?他说你不要生气。我回没生气啊,他就问那你说话怎么都是星号。我向上瞟一样,国家和油管两个词已经变成******了。顿时哑火,还解释个啥,写了也发不出去,要不整段的字直接消失,要不变成长串的难以理解的******。

考哥已婚出轨
......
......
......
乍一看很震惊,一想到是男人,尤其是东亚男人,就觉得合理了起来。
但还是有些震惊!

习近平是1953年生人,今年69,按赵国高层领导的寿命看,活个二十年绰绰有余,再换个器官换点血之类的,三十年也问题不大。OMG!清零政策再搞个二三十年,我怀疑把赵国人清零了病毒都不一定能清零。当然赵国人也不可能清零,牛马都清零了怎么供养赵国权贵。

听不明白播客元宇宙的那期,嘉宾说在在元宇宙里某展会现场,你可以跟世界尽头的人打招呼。我实在想吐槽,世界指的是赵国墙内吗?嘉宾说他们会保证作品的持续存在,我想这个不是他们说了算的吧?整期听下来就感觉这位搞技术的嘉宾好乐观?

说实话我挺难想象在赵国整出来的元宇宙会是个什么东西。“自由”、“联结”、“创造”这几个词是我理解中的元宇宙关键词,赵国容得下么?元宇宙真的实现的那天,赵国人能体验的估计是从头到脚从里到外从想象到现实的密不透风的全方位控制,党国无时不刻的强奸罢了。

印象中十来年前在电视上看到胡锦涛还是挺有活力的,现在看上去就是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同温层はない,,偷摸大鸡もない,parents are completely unable to communicate with,なんて惨めな人生

顯示較舊嘟文
Anti Social Science

服務器在海外,預計接納四位數用戶。
注冊后需等待人工審核。

無特定主題,大家隨意。